返回
顶部
当前位置:10位摄影家创作纪录片 - 详情

朱宪民:大连之美不需低调

2018-09-12 09:44:11


文/大观新闻记者 毕庆   图/大观新闻记者吕文正


见到摄影家朱宪民时,他刚从东港拍摄完回来。他说,真的没想到大连的城市建设这么好,现代大气的东港广场,让他震撼,那里的城市建设水平完全超越了很多现代发达国家的城市。他觉得,大连的这种美不能再低调下去了,要通过摄影师的镜头传播出去,该显摆,就好好显摆,让世界上更多的人了解大连的美。

 

格式工厂朱宪民在大连摄影 吕文正摄.jpg

朱宪民在大连摄影 吕文正摄

 

 在中国摄影圈里,朱宪民老师是个受人尊敬的“小老头”。1943年出生的他今年已经75岁了,可是他仍旧奔波在摄影的路上。8月初,大连遭遇了历史罕见高温天气,气温一度逼近40℃。就在那几天,朱老师一次一次去东港商务区、傅家庄海滨浴场等场所,只希望用汗水换得大连最美的画面。

 

格式工厂时光(大连早市)朱宪民摄.jpg

时光(大连早市)朱宪民摄

 

格式工厂浪花里飞出欢乐的歌(付家庄海滨浴场)朱宪民摄.jpg

浪花里飞出欢乐的歌(付家庄海滨浴场)朱宪民摄

 

造大船的小人物(大连重工)朱宪民摄.jpeg.jpg

造大船的小人物(大连重工)朱宪民摄

 

朱宪民老师跟大连的缘分很深,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时,他就曾到大连办过影展。这些年来,他也经常来大连,也亲眼目睹了大连这些年的变化,他觉得大连的变化是巨大的,除了城市建设发展迅速外,市民素质也在不断提高,当他看到几万人同时在傅家庄海边亲海而井然有序时,他由衷赞叹大连人的文明素质实在是高。

 相对于大连的海,与朱宪民老师分不开的是他故乡的河。第一次到大连举办摄影展的是黄河主题的作品。朱宪民的老家在黄河边上,几十年来,他的镜头一直对准成百上千的黄河百姓,从源头到入海口,整条水系都不曾被他遗漏。朱宪民表示:“黄河让我找到了自己摄影的根,我还会继续拍下去。”

 

格式工厂朱宪民.jpg

朱宪民

 

1943年,朱宪民出生在山东和河南交界的黄河岸边,从黄河边来到大城市的他自幼就对“母亲河”有着深深的眷恋。在迷上摄影后,他决定背着相机,用镜头再现家乡和童年生活的痕迹。朱宪民说:“黄河是中华文明的发源地,两岸的老百姓那种淳朴、善良、勤劳的形象深深地打动着我,我希望能够记录他们平日里真实的生活状态,唤起人们更多反思。”渐渐地,朱宪民对黄河整条水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决定去探访黄河源头——坐落在巴颜喀拉山脚下的玛多县。在七八十年代,生活在岸边的黄河百姓还是个没被人关注的群体。朱宪民坦言:“第一次去黄河源头拍当地的藏族居民,玛多县全县当时只有一条街,全是平房。我们住的县委招待所,连床都没有,只能打地铺,在屋子里烤火,当时的条件就是这么艰苦。”

在玛多县拍摄的4天,朱宪民留下了改革开放之初黄河源头藏族居民生活的珍贵影像。“摄影是形象的再现,一个八九岁小女孩脸上那种天然的纯朴,看着我镜头,突然就打动了我。”这张被朱宪民命名为《藏族小姑娘》的作品在摄影界引起了不小轰动,不少人希望收藏这幅作品。

 朱宪民说,作为一个摄影工作者,自己的作品坚持反映着时代里80%人们的生活状态。“我不拍摄大富大贵,也不拍穷困潦倒,就是大部分百姓的生活。也许在当时看很平淡,但30年、50年后,这些照片可以代表那个时代的生活样貌。”

朱宪民的作品集《黄河百姓》收录了他在1968年至1998年拍摄的480幅照片,被誉为“是迄今为止以影像方式全面表现‘黄河人’生存状态的、时间跨度最大的摄影专著。”如今,朱宪民已经数不清自己去过黄河采风多少次,但他仍然坚持每年都要去黄河边上走一走、拍一拍。这些照片和他早年间的摄影作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黄河两岸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 

格式工厂朱宪民题字.jpg

朱宪民题字

 

谈到大连,朱宪民显得特别兴奋。他说,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与黄河百姓相比,大连百姓更具浪漫情怀。“下次来大连,我要把镜头对准更多的百姓,通过对他们的拍摄来记录大连城市的发展和时代的变迁。”